《古董局中局》:“大数据”爽片来了|荔枝影评

  文/耷子

  (作者耷子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影评人,执行制片,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;本文系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从类型上讲,《古董局中局》是一部典型的动作悬疑片,而我更愿把该片视为一部技术水平十分过硬的“大数据”电影——一切以当下观众的喜好为第一要务。与多数口碑平平但票房爆仓的好莱坞商业片一样,《古董局中局》可能会在逻辑上遭遇原著迷和网剧迷的“倾情干预”。但不得不承认,作为大众观影需求的集合,本片的“投喂”行为可能会赢得成功。

  《古董局中局》的片名远远超过了整部电影的故事体量,多亏了马伯庸相对扎实的IP积淀,影片“局中局”的创意和构架虽然没有说服力,但至少保住了“谜中谜”的情节张力。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内,你很容易被排山倒海的鉴宝科普、场景转换、人物追击等深深吸引,可以跟着这些角色完成一次刺激且有料的冒险旅程。

  电影版《古董局中局》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,是如何重新编排原著或42集网剧的内容,并填充到有限的篇幅里。影片在切入角度上把握准确,以男主角许愿(雷佳音饰)的父亲之死和佛头归国作为导火索,将许愿的对手——五脉天才药不然(李现饰)引入争抢佛头的漩涡之中,再配以五脉黄家后人黄烟烟(辛芷蕾饰)作为许愿出生入死的搭档,阵营布局清晰,剪辑节奏明快,符合了“爽片”的一切标准。

  需要提及的是,影片在保证叙事利落的前提下,特别突出了寻宝冒险片的特有看点——全片认真植入的鉴宝行业冷知识,涵盖考古、化学、物理、地理、生物等各大门类。而用在刀刃上的特效画面,更是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,仿佛是《国家宝藏》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衍生花絮。这确实比仅仅围绕一颗佛头的前世今生展开考据要有意思得多。

  源于导演娴熟的叙事控制水平和出色的场面调度能力,影片里各类角色的不断涌现,并未让人产生堆砌之感。比如,葛优扮演的许家故交付贵、咏梅扮演的黑道中人沈爷,以及阿如那扮演的“宠奶狂魔”等,纷纷给出了有说服力的演技,也推动了情节发展。这里必须回到前面所说的“大数据”电影要素——倘若雷佳音的“丧萌”、李现的“精致帅”、辛芷蕾的“泼辣性感”卷走了七成流量,那么葛优的台词一出,你就知道中国喜剧领域征服性最强的表演又回来了;而咏梅瞬间变脸的精妙演技,也足以让文艺片迷叫绝。可以说,影片的群戏配置几乎满足了各类观众的观影需求,成就了一部难得的将“标准化”落实到位的商业片。

  当然,抛开大数据商业电影的标准来看,《古董局中局》的逻辑疏漏和未填的坑,简直多到可以再拍一部电影来解释。主要人物前史交代不清,导致人物动机缺乏必要依据,并由此动摇了故事的大前提。可能受限于篇幅,亦或为保证观感,原著中有些必要情节未能在电影中展现,由此留下了诸多不可规避的遗憾。

  总体而言,《古董局中局》在视听体验上可称为一部值得在影院观看的电影,也进一步夯实了中国大陆电影的一种新的创作趋势:从几年前大爆票房的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、《误杀》,到今年大玩烧脑结构的《不速来客》、主打“剧本杀电影”标签的《扬名立万》,再到这部制作规模更大的《古董局中局》,偏重于强情节、强类型的大数据商业片,或许即将成为中国电影的下一个救市灵丹。


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